莫明
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
http://kmmx.blog.ifeng.com
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

白色木观音 第一部分

2016-04-30 11:44:09 编辑 删除

归档在 剧本 | 浏览 939 次 | 评论 0 条

初幕

场景:审问间(派出所)

时间:夜

人物:阿木男警女警

一个阿木,脸色苍白,目光冷酷,一架黑色的眼睛,一副绝望的样子。额前的黑发垂过眼前,一张俊秀的脸点缀着三四个青春痘。男警面相凶恶,微胖。女警一脸严肃,马尾辫,微瘦,冷美人。

男警: 姓名?(女警开始低下头做笔录)

阿木: 俞木。

男警:年龄?

阿木:十九。

男警:籍贯?

阿木:东北。

男警(狠狠地):详细地址?

阿木(不耐烦):身份证在你们那呢,你们还不知道吗?

男警站了起来,用手指着他。

男警:还不老实交待,你是不是找死?

阿木:我就没打算活着出去,那几个人死了最好,那样就值了!

男警刚要再说什么,被女警拉了下来,坐在了椅子上。

女警(对着男警):算了,别和孩子一般见识。

她掉过头来,用温柔的眼神看着阿木。

女警:你是不是死刑,你说的不算,我们说的也不算,法院说的算。再说,那几个人正在抢救,到底怎么样还不一定呢!

阿木冷笑一声。

阿木:那几个人渣,还救他们干什么?

女警:好,不说他们。你年纪轻轻就这么不知道珍惜生命,因为他们值吗?你还年轻,未来路还长着呢。就算你不为自己着想,你也应该想想别人。你想想你的父母,他们现在在赶往北京的路上,你知道他们该有多么担心你吗?而你现在最应该做的事是,端正态度,澄清事实,法律会给你一个公正的结果!

她的话还没说完,阿木早已满眼热泪,再也冷酷不下来了。他想到了父母,又想到了林晓夕,低下头看了看挂在脖子上的木观音。

(此时出现电影名:白色木观音)

第一场 离家出走

场景:东北农村

时间:黄昏

人物:阿木

画外音

阿木:我的家在东北西北部的一个小山村,我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农家院里,破砖破瓦的贫苦家庭。因为我家门前有一棵大榆树,我家又姓俞,所以给我取了一个名字叫俞木。我在这里出生,也在这里长大,以至于我熟悉这里的一草一木,我家房子的后面就是山,当然我最熟悉的还是那棵榆树,据说我出生的那一年,这棵树正好是二百五十岁。

这个村子并不大,人家也不多。南北都是漫长的小山,一条靠近南山的东西走向的柏油马路。马路和南山之间是一条自西向东的河,河面挺宽,可是早已干涸,只剩下坑坑洼洼的河床。农家的房子靠近北山,和马路之间是一片农田,这个季节农田上堆满了秸秆。这是一座瓦房,黑色而陈旧的瓦,四周是用石块和黄泥堆出的围墙,大门口有一棵大榆树,一棵生着枯枝和黄叶的树,地上铺满了大大小小的落叶。阿木站在大榆树下,他身上背着一个书包,左手领着一个袋子,右手拿着一张纸条!

阿木:再见了!这的一切!(对着榆树说出)

说完,把手里的这张纸条塞进了墙缝里,纸条上只有七个字:我走了,不用找我。然后,他右手接过袋子,转身就走。他向西走去,那是一条人烟稀少的小土道。道的左边就是山,右边是一片白桦林,叶已枯黄,土道两边的干枯的野草随风摇曳。

阿木:可别遇见人,尤其是熟悉的人!(惶恐地说)

他前面不远的地方现出了一条很窄的柏油马路,这条南北走向的路连着那条宽的柏油马路。他刚走到了这条柏油马路边,就看见一辆班车缓缓地驶过来,他使劲的摇手。

阿木:还好,车来了,没有让我等很长的时间。

车停了下来,他走进了车里。车子缓缓地驶去,越来越小,慢慢地消失在这群山之间

第二场 初次相见

场景:火车站候车大厅

时间:夜晚

人物:阿木,林晓夕女售票员

夜色已深, 西风阵阵,路边各种广告牌子的灯都亮了起来。阿木走下了车,用力地裹了裹衣服,大步向建中火车站走去。

嘈杂的候车大厅,阿木走了进来,过了安检,向售票窗口走去,然后排着队。

阿木:我买一张到哪的票呢?到北京的吧。那的就业机会大一些,还不算太远,省些路费吧。(心里)

然后从钱包里拿出身份证和一张一百元的钞票。售票员是一位四十多岁的女人。

阿木:到北京的票,最早的!

女售票员:2017开的车,五十八一张,慢车,站票。

阿木:嗯,就要这张吧。

女售票员:拿好,下一位。

阿木走了出来。他找一个空位坐了下来,前面坐着一个漂亮的女孩,穿着比较朴素,一头披肩发,一张鹅蛋脸,一双单纯明亮的眼睛。阿木看着她,她开始也看着阿木,后又不时左右看看,灯光下微白的脸上泛出一丝红晕。阿木也不再看她了,低头看着手机,脸上显示出着急的样子。

阿木:还有一个多小时呢,时间快点过去吧。(小声)

广播:尊敬的旅客朋友们,5683次列车晚点三十分钟,给您带来的不便,敬请您的谅解,我代表铁路部门表达歉意。

阿木:该死!

阿木:越是着急,越是事多,真是祸不单行。怕他们找到了这里,但愿他们还不知道我到了这里。(心里)

阿木的手机铃声响起,一看是爸爸的手机号。他马上挂掉了电话,又马上关掉了手机。

阿木:时间快点过去吧,他们可别找到这里!(小声说)

他咬咬嘴唇,抬起头,映入眼帘的依然是那位漂亮女孩。

阿木:我真想和她说一句话,清纯文静,长得又漂亮。可是我现在这种状况,又哪有那种心情呢,又哪有那个勇气呢?再说了人家又未必会理我,不足一米七的身高,脸上长了两三个包。还是沉默吧,想想以后的日子!(心里)

第三场 故事开始

场景:火车站月台

时间:夜晚

人物:阿木,林晓夕

字幕:一个小时后

阿木随着人群走着,前面就是一个天桥了,天桥很高。他忽然回了一下子头,看见那个女孩在后面,背着一个书包,手里还拎着一个箱包,看起来很重,她瘦弱的身子看起来有些吃力,虽然是将近一米七的身高。在美丽的月光下,那一头随风飘摇的秀发,那一张楚楚动人的脸,越发迷人了。他转过身来,穿过人群,走到她的面前,把手握住她的包带。她开始很惊讶,一脸茫然地看着他,马上又缓过神来,把手松开。

阿木:我帮你拿吧,这个天桥很高,你又这么瘦弱!

林晓夕:嗯!谢谢你了!(声音很柔弱,几乎听不见,但是很美,使人听之相怜。)

她把头低下。

阿木:你跟在我后面,可别走丢了啊!

林晓夕:嗯,不会的!

然后他转过身,她跟在后面,他们已落在了人群的后面。

这时,远处传来了火车的汽笛声。

第四场  爱的勇气

场景:火车内

时间:夜晚

人物:阿木,林晓夕

火车内,人很多,走廊内,也站满了许多人,连走动都成了问题。阿木倚靠着车座的边缘,而那个林晓夕倚在他对面的座椅。她看着他,他也看着她。

林晓夕:刚才多谢你了。

阿木:不用客气,举手之劳而已。

她发现了他的眼神,有些懂又不全懂。她低下头,不敢再直视他的眼神。在灯光下,她的脸色有些微红。

林晓夕:我第一次这么看,一个男孩子的眼神。他的眼神里有一丝爱意,一丝悲伤,一丝绝望,一丝迷茫,一丝冷莫,但那不是冷漠,至少不完全是。总之,还有许多我不懂。不知为什么,我对他有一种特殊的感觉,那是爱情吗?或许是吧,还有一丝不忍。总是到感觉他有许多心事,我是在为他担心吗?我忽然有种想去帮助他的感觉,只因感觉他的眼神很无助。但又不知怎么去帮,或许永远都无法去帮。我怎么会这么想呢?我们只是陌生人!我们还会见面吗?(心里)

阿木:我得承认我很喜欢她,她的美吸引了我,她的性格给我一种安全感,我相信她的清纯不是装出来的,可是我对她来说只是一个过客。我们只是陌生人!我们不会再见面的!(心里)

于是,他们都不再说话,只有嘈杂的声音,就这样沉默了。

一分钟,一个小时,两个小时,五个小时,……

女播音员:现在时间是凌晨两点整。亲爱的旅客朋友们,前方到站是终点站——北京站,正点到站时间是凌晨一点二十五分,由于列车晚点四十五分钟,将于凌晨两点十分到达,给您带来的不便,敬请您的谅解。北京是全国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,也是一座历史文化古城。北京有众多风景名胜,是个旅游胜地。故宫,是一座保存完整的皇家宫殿,……

大多数人在沉睡中如梦初醒,但有两个人一直没有睡。

林晓夕:马上就要到站了,总不能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吧。不能,至少我也要知道他的名字啊,也许以后就再也见不到他了。(心里)

她终于鼓起勇气。她的声音很小,还有些紧张,他几乎不能听见,还好他们离得很近。

林晓夕:你,你叫什么名字?

阿木:我叫俞木。对了,你叫什么名字?

林晓夕:我啊,我叫不知道!(一本正经的样子,让人看了就会喜欢)

阿木:我可从来没听过这个名字哦,你是不是不想告诉我?

林晓夕:想啊。快到站了,再麻烦你帮我把箱子拿到外面去,我就告诉你。

说完她也笑了。然后她转过身去,准备随着人群下车。他呢,拿着她的包跟在她的后面。

阿木:你就不怕我把你的包抢走?(笑着说)

林晓夕:不怕,就当我送给你了。我知道你不会的,从你的眼神里我能看出来。

阿木:呵呵,好吧,算你聪明。

林晓夕:那当然。

林晓夕:我这是怎么了,这还是我么?(心里)

第五场 匆匆别离

场景:出站地下通道

时间:夜晚

人物:阿木,林晓夕,二姐,姐夫

他们并着肩随着人群往出站口走。

阿木:现在你能告诉我,你叫什么名字了吗?快到出站口了。

林晓夕:好吧,告诉你吧,我叫林晓夕,记住了啊。

阿木:嗯,会的。

林晓夕:我二姐和姐夫来接我了,她们应该就在出站口。有没有人来接你啊?

阿木:没有,我自己能找到的。

林晓夕:你可别走丢了,如果你找不到了,就给我打电话,这是我的手机号。

她说完把一小团纸塞进了他的裤兜。

林晓夕:不管怎么样你也是我的恩人啊,虽然不是救命的,可是你也帮了我很大的忙,我可不希望我的恩人迷了路,找不到家。

阿木:呵呵,不会的,我又不是小孩子。

林晓夕:我看见二姐了!

阿木看见了一个和她长得很像的,车站出口右侧,一个有二十七八岁的女人,那个女人的旁边站了一个高个子男人,应该就是她的姐夫。

阿木:你去找他们吧,我先走了。

林晓夕:嗯,好吧。别忘了,有事联系我。

说完,她去接包。

阿木:嗯。你去吧。

然后,他们相向而去。二姐和姐夫迎了上来,姐夫接过包,她回头去看他,看着他的背影慢慢消失。他是头也没回地走了,而她的脸上布满了失落。


有不一样的发现

0
上一篇 << 落叶*沙子      下一篇 >> 风河日丽 一、风河晓柒
 
0 条评论 /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

关于博主

莫明

欢迎您来我的凤凰博客!

博文相关

凤凰博报微信